心有幽兰何惧空谷

销号倒计时,这个账号东西太乱,打算换个号重新经营。

😌

我们也看到了其他犬牙交错的复杂情况。人类一直在试图接近荒野的边缘,一直在扰乱古老的生态平衡。正如旧乔奎人所做的事情那样,单是这样就足以惊醒那些沉睡的怪物,以致形成马尔堡热病、埃博拉瘟疫令人畏惧的爆发。人们做着人道主义的工作,发明疫苗来拯救生命,但却因之而死。他们或他们的雇佣者闯入古老的丛林,去猎捕猴子来制造那些疫苗。猴子带上病毒真的与捕猎者有关吗?是不是因为猴子即便是暂时迁出它们的世袭领地,也会惊动埃博拉病毒的共生宿主并被其感染?这样的推测我们也许永远也不能证明。但是做出这样的猜想是值得的。瘟疫的历史告诉我们,传染病、流行病和瘟疫的反复出现,是因为人类战争、商业冒险或者是十分偶然的活动打破了自然界某些角落里微妙的平衡。14世纪的黑死病就是这么开始的。人的双脚、马匹和航船,直至飞机,不断加速瘟疫的传播。以我们现有的医学知识来理解,今天的喷气飞机能使疾病以快上几个数量级的速度迅速传播开来。

评论

热度(1)